<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周末特刊·心声】写在母校生日的起承转合——校友季索清写给母校的信

                                          时间:2018-05-28作者:浏览:816

                                          编者按:学校60周年校庆,在国外深造的年轻校友季索清回忆起了自己求学建大的日子,感恩母校之情溢于言表。

                                          众里寻她千百度

                                          人们经常说,如果一生可以倒过来过,人们会少?#24863;?#22810;错误;因为年轻时阅历少,面对诸多选择难免手足无措;而年长者虽然阅历足够,但可供选择的选项却所剩无几。我想也确实如此;一边是步入社会多年的?#24515;?#20154;群感慨转?#24515;眩?#36716;型难;另一边是一群刚刚高考完?#27597;?#20013;生们读着志愿填报指南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要在近乎无限的可能性?#26657;?#20197;近乎无限的自由做出一个与他们年龄极难匹配的重要选择。

                                          我无疑是?#20197;?#30340;:在07年的那个奇妙的暑假,我向她?#24230;?#25506;询而略带疑虑的目光;而她却毫不犹豫地把我纳入她平凡而?#25353;?#30340;怀抱——遇见母校,是我最?#20197;?#30340;邂逅。

                                          ?#27492;?#23547;常最奇崛

                                          记得在一堂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上,彭永东老师在谈到珍惜大学生活时曾说:“脚踏实地的、平凡的努力可以实现不平凡的人生价值,无论你是在?#19981;?#24314;工,还是在麻省理工。”台下的同学们都笑了起来。不过我却没?#34892;Γ?#25105;并没有把这句话当作幽默。诚然,?#20063;?#35828;和世界一流名校相比,哪怕是在省内,较之于中科大、合工大等高校,母校也显得平凡了一些。可是我始终相信,在我通往科研山峰的路途上,母校是我最坚实的起点;在我的心?#26657;?#27597;校的身姿与一众名校巍然并立。

                                          也许也?#22411;?#23398;并不这么想——曾?#22411;?#23398;向我抱怨母校提供的学习资源较之于名校实在是太有限了,而我的回答是《庄子》里面的一个故事:“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刚进入大学的我们就像故事里的小老鼠;而安建大虽然不是名校,对我们而言却是浩瀚的江河。母校的老师们学?#23545;?#27604;我们渊博,可利用的学习资源远超我们的需求;我们又怎么会喝不饱肚子、获得不到真才实学呢?

                                          ?#20063;?#35828;本?#24179;?#27573;如饥似?#23454;?#23398;习老师传授的知识;哪怕是毕业多年后,有时?#19968;?#36896;访母校主?#24120;?#30475;看老师们的研究方向和进展,却发现自己?#38405;?#20040;多科研领域一无所知,便不由地?#27809;?#24403;年没有多向老师们讨教一二了。后来?#19968;?#26366;有机会去高数课谢胜利老师家拜访,他给我?#25925;?#20102;书架上满满一排收录了他的研究论文的期刊;我翻?#27492;?#30340;论文如读天书,本科老师们深厚的专?#20498;?#24213;如此可见一斑。由此想来,我在母校学习到的知识相对于母校提供给我的资源,不过是以管窥天而已;若是现在让我重回母校度过又一个四年,我相信我一定会有另一份全新的丰盛收获。

                                          回顾我为时尚短的科研历程,我想其对于母校最大的回馈意义,就是证明了从母校通往世界顶尖院校的这条学术道路是走得通的,证明了母校的本?#24179;?#32946;为做出一流的科研工作所奠定下的基础是充分且坚实的。而我只是万千优秀校友中的一位,我的科研经历也只是校友们在社会各行各业奋斗之路的一个缩影?#27627;?#21313;年来,在这?#27492;?#23547;常的一隅校园里,孕育出了一代代志存高远的建大人;他们从这里走向世界,走在探索科学真理、肩负社会责任的奇?#26085;?#36884;上。

                                          细推数理须行乐

                                          在母校的四年,是我最自由、最惬意的的一段学习经历。较之于高中和博?#31185;?#38388;的学习,高中的课程内容浅尝辄止且过于注重细节,博士阶段是在极小的方向上进行极为艰深且繁重的研究;而大学阶段则处于这两者之间的一个绝佳的平衡点:我能够?#35328;?#32463;高考的压力和?#35848;?#30340;条条框框全然抛在?#38498;螅?#20197;极大的自由意志获取专业知识、甚至略显莽撞地自由尝试着探索科学的奥义——那真是一段快乐的、令人怀念的时光啊!

                                          从以谢胜利老师?#27597;?#25968;课为代表的数学类课程,到以李义宝老师的力学课为代表的普通物理,到较高阶的四大力学,如果用?#27597;?#23383;来形容我的学习过程,“酣畅淋漓”一?#35797;?#36148;切不过了;如此愉悦的学习体验与老师们出色的课堂教学密不可分。连我自己都略感惊讶,高中时期尽管热爱物理,但不可避免地?#34892;?#30031;难心理,但没想到大学期间的学习竟然如此顺遂。在第一堂力学课上,李义宝老师向我们独到地阐释了“物理——雾里——悟理”的三个阶段;而我的第三个阶段则正是从大学开始的。大学的物理学习帮助我真正建立起了基础物理的体系;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自己在过去出于兴趣而得到的一些天马行空的理解和猜测是略显空洞的,并开始沉下心来,用严谨、科学的方法脚踏实地地探?#35838;?#29702;问题。

                                          另一个让我惊讶的地方是,我之前曾对应用物理专业课中的工科课程有抵触情绪,觉得其内容可能会很枯燥,还会分散物理学习的精力;而事实上恰恰相反,这些课程同样精彩纷?#21097;?#24182;加深了我对物理知识的理解。大一时在陈?#30001;?#32769;师的画法几何与机?#25269;?#22270;的一次大课上,?#20197;?#23601;一则三视图所对应的立体图与大多数同学意见相左并走上讲台辩论,现在想来仍觉妙趣横生。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姬敬老师的电路原理、宋杨老师的信号与系统、赵为松老师的数字电路等等,我从这些课程中受益匪?#24120;?#35692;如?#20197;?#22312;后来的一次天文学的讨论上用到了工科课程中的奈奎斯特?#24503;?#30340;知识,而其他(非应用)物理学专业出身的同学们却没有听说过这个概念,?#24049;?#22909;奇地问我是在哪里学到的。

                                          大学期间的数学建模?#21917;?#20063;让我乐在其中。数学建模,在我看来,是在大学阶段中最接近科研工作的一项训练。与我们?#26377;?#21040;大熟知?#27597;?#31867;考试不一样,科研没有标准答案,有时候甚至连一个明确定义的问题也没?#26657;?#21482;有一个大概的想法和方向;而科研工作则是沿着一个的方向,借助数学工具,尝试着从复杂的现象?#24515;?#32451;出本质的物理规律。从这个角度来说,数学建模训练在形式和目的上与科研是高度重叠的,堪称科研工作的“预科”了。当年数学建模赛前教练老师们组织的集训,还有交稿前夜?#23665;?#32769;师凌晨披着外套帮我们修改论文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获?#27605;?#24687;传来时我正在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实习;天文台的老师听说后,饶?#34892;?#33268;地让我在那周的组会上做了关于数学建模工作的报告;可见数学建模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确实是一项富有乐趣、大有裨益的活动。

                                          随着经历的积累,?#20197;?#26469;越能够体会到古代圣贤教诲之精辟,譬如那句著名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我在大学期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把学习和研?#35838;?#29702;做为最大乐趣和崇高使命;而这幸福的基础,正是母校的恩师们最无私?#27597;?#20986;和奉献。

                                          道是无情最有情

                                          做为工科院校,母校在?#20197;?#20808;的预期中是严肃刻板而少文艺感性的;但是,当我的大学生活真正开始时,我才?#32769;?#22320;发现,母校并非“无情”——恰恰相反,母校给予我的教育充满着人文情怀。

                                          当年,我在红楼梦导读课上与江亚丽老师探?#36136;?#20013;的道?#20197;?#32032;,把自己的诗词创作拿给江老师评点;某年的中秋夜我在教室上自习,偶然旁听了隔壁班的大学语文课,于是与侯曙芳老师相识,后来还在侯老师的课堂上即?#25628;?#35762;;还有相伴我长达两年的大学英语课——我不仅在英语学习上得到了卢亚男老师的诸多帮助,还在卢老师的组织下与同学们表演了几次英语短剧…… 如果说对理工科课程的老师们,我的仰视与崇敬更多一些,那么对文科课程的老师们,则是相视与莫逆更多一些。在繁重的专业课学习和出国考试准备?#26657;?#36825;份人文情与师生情是我珍贵的心灵慰藉。

                                          道是无情最有情——这“有情”,不仅仅是文学课堂上的人文情?#24120;?#20063;是母校老师对学子在行政事务上的温情关怀。学校的规章制度与办事章程本应是冰冷无情的,但是执行者却在既有规则框架下,对?#24184;?#20110;学生发展的特殊情况给予充满人情味的的理解与支持。

                                          在大学二年级的期末考试周,我需要去外地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因此办理了两门课程的缓考手续;在会议期间,我接到通知说这?#20301;?#34917;考日程与以往不同,被安排在了暑假的最后一周,而我却早已报名了那一周在上海考场的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写作部分)。一边是专业课,另一边是留学考试,无论是哪一边我都没法承担?#27605;?#30340;后果。于是我尝试着联系了教务处考务科?#27597;?#31435;新老师;他在了解到我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打?#38389;?#35831;留学美国的基本情况之后,毫不犹豫地答应帮我这个忙。在葛老师的安排下,那次原计划中学校为期一周的缓补考日程被?#39038;?#21040;了三天,恰好与我的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错开了;我也能够在上海考完留学考?#38498;?#36830;夜赶回学校,参加第二天专业课的缓考。

                                          另一件事是在大四学年,我得到了在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实习的机会,便尝试着向当时?#27597;?#23548;员李启朗老师和系主任李义宝老师请长达数个月的长假。两位老师欣然同意,在请假申请上签了字并鼓励我珍惜机遇。于是大四期间我在?#26412;?#19968;边科?#26657;?#19968;边自学大?#30446;?#31243;,并在期末回学校参加考试;系里为我开这样的“后门”是我之前闻所未闻的。我和几位同学还曾向系里建议,在全国数学建模?#21917;?#20043;外,再组织参?#29992;?#22269;大学生数学建模?#21917;徽?#20010;建议得到了李义宝老师和?#23665;?#32769;师的大力支持,因此从我那一届开始,每年参?#29992;?#22269;数学建模?#21917;统?#20026;了学校的一项传统。当年我可以称得上是系主?#20255;?#20844;室的“常客”了;对于我提出?#27597;?#31181;稀奇古怪的建议请求,老师们都仔细倾听并倾力支持我的想法。

                                          如今回想起来,心中满是感激?#24509;?#26159;母校的这份情成就了今天的我:这份情销解了长途跋涉的疲惫与不必要的?#22570;恚?#32473;予了我无上高洁的人文浸润与最大限度的求索自由,让我得以在漫长修远的学术之路上坚定而浪漫地驰骋。

                                          作者简介:季索清,?#19981;?#24314;筑工业学院(安建大前身)07?#38431;?#29992;物理专业校友,现为?#21448;?#22823;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理论物理学博士生(预?#24179;?#20110;2018年夏获得博士学位),将于2018年秋季赴?#21448;?#29702;工学院任Burke奖博士后,Sherman Fairchild学者。

                                          个人主?#24120;?/span>www.physics.ucsb.edu/~suoqing


                                          返回原图
                                          /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上海快三今天推荐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