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周末特刊·心聲】寫在母校生日的起承轉合——校友季索清寫給母校的信

                                          時間:2018-05-28作者:瀏覽:770

                                          編者按:學校60周年校慶,在國外深造的年輕校友季索清回憶起了自己求學建大的日子,感恩母校之情溢于言表。

                                          眾里尋她千百度

                                          人們經常說,如果一生可以倒過來過,人們會少犯許多錯誤;因為年輕時閱歷少,面對諸多選擇難免手足無措;而年長者雖然閱歷足夠,但可供選擇的選項卻所剩無幾。我想也確實如此;一邊是步入社會多年的中年人群感慨轉行難,轉型難;另一邊是一群剛剛高考完的高中生們讀著志愿填報指南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要在近乎無限的可能性中,以近乎無限的自由做出一個與他們年齡極難匹配的重要選擇。

                                          我無疑是幸運的:在07年的那個奇妙的暑假,我向她投去探詢而略帶疑慮的目光;而她卻毫不猶豫地把我納入她平凡而偉大的懷抱——遇見母校,是我最幸運的邂逅。

                                          看似尋常最奇崛

                                          記得在一堂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上,彭永東老師在談到珍惜大學生活時曾說:“腳踏實地的、平凡的努力可以實現不平凡的人生價值,無論你是在安徽建工,還是在麻省理工。”臺下的同學們都笑了起來。不過我卻沒有笑;我并沒有把這句話當作幽默。誠然,且不說和世界一流名校相比,哪怕是在省內,較之于中科大、合工大等高校,母校也顯得平凡了一些。可是我始終相信,在我通往科研山峰的路途上,母校是我最堅實的起點;在我的心中,母校的身姿與一眾名校巍然并立。

                                          也許也有同學并不這么想——曾有同學向我抱怨母校提供的學習資源較之于名校實在是太有限了,而我的回答是《莊子》里面的一個故事:“鷦鷯巢于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剛進入大學的我們就像故事里的小老鼠;而安建大雖然不是名校,對我們而言卻是浩瀚的江河。母校的老師們學識遠比我們淵博,可利用的學習資源遠超我們的需求;我們又怎么會喝不飽肚子、獲得不到真才實學呢?

                                          且不說本科階段如饑似渴地學習老師傳授的知識;哪怕是畢業多年后,有時我會造訪母校主頁,看看老師們的研究方向和進展,卻發現自己對那么多科研領域一無所知,便不由地懊悔當年沒有多向老師們討教一二了。后來我還曾有機會去高數課謝勝利老師家拜訪,他給我展示了書架上滿滿一排收錄了他的研究論文的期刊;我翻看他的論文如讀天書,本科老師們深厚的專業功底如此可見一斑。由此想來,我在母校學習到的知識相對于母校提供給我的資源,不過是以管窺天而已;若是現在讓我重回母校度過又一個四年,我相信我一定會有另一份全新的豐盛收獲。

                                          回顧我為時尚短的科研歷程,我想其對于母校最大的回饋意義,就是證明了從母校通往世界頂尖院校的這條學術道路是走得通的,證明了母校的本科教育為做出一流的科研工作所奠定下的基礎是充分且堅實的。而我只是萬千優秀校友中的一位,我的科研經歷也只是校友們在社會各行各業奮斗之路的一個縮影:六十年來,在這看似尋常的一隅校園里,孕育出了一代代志存高遠的建大人;他們從這里走向世界,走在探索科學真理、肩負社會責任的奇崛征途上。

                                          細推數理須行樂

                                          在母校的四年,是我最自由、最愜意的的一段學習經歷。較之于高中和博士期間的學習,高中的課程內容淺嘗輒止且過于注重細節,博士階段是在極小的方向上進行極為艱深且繁重的研究;而大學階段則處于這兩者之間的一個絕佳的平衡點:我能夠把曾經高考的壓力和教綱的條條框框全然拋在腦后,以極大的自由意志獲取專業知識、甚至略顯莽撞地自由嘗試著探索科學的奧義——那真是一段快樂的、令人懷念的時光啊!

                                          從以謝勝利老師的高數課為代表的數學類課程,到以李義寶老師的力學課為代表的普通物理,到較高階的四大力學,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我的學習過程,“酣暢淋漓”一詞再貼切不過了;如此愉悅的學習體驗與老師們出色的課堂教學密不可分。連我自己都略感驚訝,高中時期盡管熱愛物理,但不可避免地有些畏難心理,但沒想到大學期間的學習竟然如此順遂。在第一堂力學課上,李義寶老師向我們獨到地闡釋了“物理——霧里——悟理”的三個階段;而我的第三個階段則正是從大學開始的。大學的物理學習幫助我真正建立起了基礎物理的體系;在這個過程中我逐漸認識到,自己在過去出于興趣而得到的一些天馬行空的理解和猜測是略顯空洞的,并開始沉下心來,用嚴謹、科學的方法腳踏實地地探究物理問題。

                                          另一個讓我驚訝的地方是,我之前曾對應用物理專業課中的工科課程有抵觸情緒,覺得其內容可能會很枯燥,還會分散物理學習的精力;而事實上恰恰相反,這些課程同樣精彩紛呈,并加深了我對物理知識的理解。大一時在陳從升老師的畫法幾何與機械制圖的一次大課上,我曾就一則三視圖所對應的立體圖與大多數同學意見相左并走上講臺辯論,現在想來仍覺妙趣橫生。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姬敬老師的電路原理、宋楊老師的信號與系統、趙為松老師的數字電路等等,我從這些課程中受益匪淺;譬如我曾在后來的一次天文學的討論上用到了工科課程中的奈奎斯特頻率的知識,而其他(非應用)物理學專業出身的同學們卻沒有聽說過這個概念,都很好奇地問我是在哪里學到的。

                                          大學期間的數學建模競賽也讓我樂在其中。數學建模,在我看來,是在大學階段中最接近科研工作的一項訓練。與我們從小到大熟知的各類考試不一樣,科研沒有標準答案,有時候甚至連一個明確定義的問題也沒有,只有一個大概的想法和方向;而科研工作則是沿著一個的方向,借助數學工具,嘗試著從復雜的現象中凝練出本質的物理規律。從這個角度來說,數學建模訓練在形式和目的上與科研是高度重疊的,堪稱科研工作的“預科”了。當年數學建模賽前教練老師們組織的集訓,還有交稿前夜閔杰老師凌晨披著外套幫我們修改論文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獲獎消息傳來時我正在中科院國家天文臺實習;天文臺的老師聽說后,饒有興致地讓我在那周的組會上做了關于數學建模工作的報告;可見數學建模對于科研工作者來說,確實是一項富有樂趣、大有裨益的活動。

                                          隨著經歷的積累,我越來越能夠體會到古代圣賢教誨之精辟,譬如那句著名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我在大學期間最大的幸福,莫過于把學習和研究物理做為最大樂趣和崇高使命;而這幸福的基礎,正是母校的恩師們最無私的付出和奉獻。

                                          道是無情最有情

                                          做為工科院校,母校在我原先的預期中是嚴肅刻板而少文藝感性的;但是,當我的大學生活真正開始時,我才欣喜地發現,母校并非“無情”——恰恰相反,母校給予我的教育充滿著人文情懷。

                                          當年,我在紅樓夢導讀課上與江亞麗老師探討書中的道家元素,把自己的詩詞創作拿給江老師評點;某年的中秋夜我在教室上自習,偶然旁聽了隔壁班的大學語文課,于是與侯曙芳老師相識,后來還在侯老師的課堂上即興演講;還有相伴我長達兩年的大學英語課——我不僅在英語學習上得到了盧亞男老師的諸多幫助,還在盧老師的組織下與同學們表演了幾次英語短劇…… 如果說對理工科課程的老師們,我的仰視與崇敬更多一些,那么對文科課程的老師們,則是相視與莫逆更多一些。在繁重的專業課學習和出國考試準備中,這份人文情與師生情是我珍貴的心靈慰藉。

                                          道是無情最有情——這“有情”,不僅僅是文學課堂上的人文情懷,也是母校老師對學子在行政事務上的溫情關懷。學校的規章制度與辦事章程本應是冰冷無情的,但是執行者卻在既有規則框架下,對有益于學生發展的特殊情況給予充滿人情味的的理解與支持。

                                          在大學二年級的期末考試周,我需要去外地參加一個國際學術會議,因此辦理了兩門課程的緩考手續;在會議期間,我接到通知說這次緩補考日程與以往不同,被安排在了暑假的最后一周,而我卻早已報名了那一周在上海考場的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寫作部分)。一邊是專業課,另一邊是留學考試,無論是哪一邊我都沒法承擔缺席的后果。于是我嘗試著聯系了教務處考務科的葛立新老師;他在了解到我參加國際學術會議、打算申請留學美國的基本情況之后,毫不猶豫地答應幫我這個忙。在葛老師的安排下,那次原計劃中學校為期一周的緩補考日程被壓縮到了三天,恰好與我的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錯開了;我也能夠在上海考完留學考試后連夜趕回學校,參加第二天專業課的緩考。

                                          另一件事是在大四學年,我得到了在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實習的機會,便嘗試著向當時的輔導員李啟朗老師和系主任李義寶老師請長達數個月的長假。兩位老師欣然同意,在請假申請上簽了字并鼓勵我珍惜機遇。于是大四期間我在北京一邊科研,一邊自學大四課程,并在期末回學校參加考試;系里為我開這樣的“后門”是我之前聞所未聞的。我和幾位同學還曾向系里建議,在全國數學建模競賽之外,再組織參加美國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這個建議得到了李義寶老師和閔杰老師的大力支持,因此從我那一屆開始,每年參加美國數學建模競賽就成為了學校的一項傳統。當年我可以稱得上是系主任辦公室的“常客”了;對于我提出的各種稀奇古怪的建議請求,老師們都仔細傾聽并傾力支持我的想法。

                                          如今回想起來,心中滿是感激;正是母校的這份情成就了今天的我:這份情銷解了長途跋涉的疲憊與不必要的羈絆,給予了我無上高潔的人文浸潤與最大限度的求索自由,讓我得以在漫長修遠的學術之路上堅定而浪漫地馳騁。

                                          作者簡介:季索清,安徽建筑工業學院(安建大前身)07級應用物理專業校友,現為加州大學圣塔芭芭拉分校理論物理學博士生(預計將于2018年夏獲得博士學位),將于2018年秋季赴加州理工學院任Burke獎博士后,Sherman Fairchild學者。

                                          個人主頁:www.physics.ucsb.edu/~suoqing


                                          返回原圖
                                          /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上海快三今天推荐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

                                                                                                                                                                  <div id="5mgfq"></div><em id="5mgfq"></em><sup id="5mgfq"><ins id="5mgfq"><small id="5mgfq"></small></ins></sup>

                                                                                                                                                                  <dl id="5mgfq"></dl>